当前位置: 梧州桂风网首页 > 梧州山水 > 正文

六堡鱼跳爽:养在深闺等你来

作者:钟斌明   来源:梧州日报   时间:2016年04月05日 16:22

鱼跳爽河床内的石头形态各异。

  高枧村离六堡镇镇区大约10多公里。鱼跳爽,就位于高枧村的小溪上,那里有一段一百多米长的奇石长廊,就像是几百万年前的冰臼地貌一样,石头长得非常特别,纯天然而没半点人工,是六堡镇的一大景观。为了一睹“芳容”,我们决定驱车前往。

  就这样,大概三个小时后,我们就来到高枧村的一条山道边。有水声从山谷深处传来,“就从这儿下去吧。”一位影友指着一面大概45度的陡坡说。我们用手拨开荒草、荆棘,猫着身子,艰难地向山谷移步而行。未到河边前,隔了老远就听到哗哗的水声,心头一震,脚步不觉轻快了许多——这鱼跳爽终于是要到了。

  的确是“藏在深闺”!山谷很原始,两岸到处是茂密的灌木树林。清亮亮的河水,夹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凉爽,哗哗啦啦地向前奔去……刚才劈路前进的一身汗水,一下子全给扑面而来的凉风抹去了。

  看样子,鱼跳爽的水还挺温柔、挺人性的。

  几名影友迫不及待高高地挽起裤脚,摇晃着淌入了水中,不时传来几声惊呼:“哇,水好冰。”不过更多的是兴奋,感受着空气中欢乐的元素,站在岸边,一点一点向河的上游看去——一条河,流经山间沟谷,河谷不深不狭。水流时而浅唱低吟,时而鼓角争鸣;最深的可没过人,浅不过脚背。河水或缓或急或深或浅,全是因为有了石头。

  宽宽窄窄的河床上散漫地堆积着石头。石头或大或小,大者如斗,小如鸡蛋,或倚或躺,或露或隐。褐黄、赤黑、淡青、斑白,不一而举,色彩各异;隐者又披一身青绿青绿的苔衣,似是各色颜料涂抹其上,又是各色颜料所不能摹出的。天然的石头形态各异,天长日久,无形的水流磨去了巨石的棱角,狰狞的岩头变得那么可爱,有些像沙发椅子,有些光滑如镜……有蠕动的蜗牛,有龇牙咧嘴的鳄鱼,浑身鳞片的鲤鱼。

  河像一条白色绸带很随意地飘舞着。远看,如一个大大的“S”,又像一只勾头回眸的企鹅,下宽上窄,略呈圆形仿佛一只塔子,流出白花花的汁液,疑是其上敷着一层薄薄的茸茸雪花,泛着莹洁莹洁的光。近观,水很清澈,无丝毫纤尘,洁净馨香,让人想掬之以饮,捧之以浴,顿生爱之怜之叹之尤觉不够。河床众石也就有了极分明的变化,显出质感,显出层次。河因石有了形状,石因河添了色彩。鱼跳爽,一下子擭住我的心,让我忍不住想去它的源头看一看……

  刚下水时,出了一点小状况,一个女影友的凉鞋坏了,好在水中的石头被冲刷的圆润,她便光着脚跟我们一起溯流而上。初时,相比起这鱼跳爽,我们这一群人的表现反而更容易引人侧目。三五个人拉着手踉踉跄跄地走在河里,碰到清奇的大石头,或者是枯藤,便装傻卖萌嚷嚷着要拍照。

  再往上走地势渐奇,水流渐急,河床上三步一坎洞,五步一暗道,如入地道战阵地,令人惶惶然。两侧树木越发茂密,是否有鸟叫虫鸣现在已经记不清了,但现在想起,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诗句,“山川之美,古来共谈。高峰入云,清流见底,两岸石壁,五色交辉,青竹翠林,四时具备。晓雾将歇,猿鸟乱鸣,夕日欲颓,沉鳞竞跃”。虽未见到晓雾,亦未等到夕日,但这里却有着清流,石壁,青林,枯藤,鸟叫虫鸣,有些许水滴串成的水帘从峭壁上滑落时反射的七彩光辉,亦有不知名的散发着幽幽芳香的美丽鲜花,还有一群乐在其中的不知疲倦的人,以及好几个活泼可爱的女影友,实乃摄影界之天堂。

  沿着河谷继续逆流攀爬,就进入传说中的连环潭。这河水,又如金刚钻一般坚硬,在这块石头上凿凿,在那块石头上敲敲……千百年,河水凿敲不止,硬是在陡峭的石头河床上,不仅凿出了一道河,还凿出了若干个“潭”来。与岩石相拥的水潭,漩涡串串,有深亦有浅,出水口处是仿佛如万仞悬崖,河水轰然而下。

  连环潭之上是情侣鸳鸯潭。两潭紧紧挨着。一潭为长方形,长约2米多,宽约1米,深不见底。另一潭为椭圆形,潭边石头特光滑,许是出浴后躺下休憩的凉床吧。鬼斧神工的河水,还很有人情味呢。

  再往上走,就到了葫芦潭。其形状简直就是神气活现的葫芦,直条条躺在那儿睡觉!那大大的葫芦肚子就是里潭,那细长的葫芦颈,就是外潭。这河水啊,高超的雕刻技艺,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又再往上走,河床陡然一蹦跳,变成一堵石壁,河水从石壁上哗哗啦啦流下。这流下的水,还不忘凿敲那堵壁立的石头,一天天,一月月,一年年,终于凿出了一个“水滑梯”,里面可坐一个人哩!

  越往上积水渐深,身上的衣服终是不能幸免,或多或少的浸染了河水,两个女影友更是放开了在水里互相嬉闹,相互泼水,灿烂的笑容掩映在溅起的水珠里迎着阳光,成了今天最值得珍藏的一幕。

  石因水灵秀,水因石妩媚,这就是养在深闺的六堡鱼跳爽。(钟斌明)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桂风网微信、微博,获取更多新闻资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