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梧州桂风网首页 > 梧州山水 > 正文

我爱你,西江的晚霞

作者:林伟生   来源:梧州日报   时间:2017年03月27日 15:12

西江晚霞 姚燕 摄

   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西江河畔,距“鸳鸯秀水世无双”的梧州市区约10公里,是梧州龙母娘娘的故乡。我的家乡很美,不仅有川流不息的百舸争流,热闹不停的汽笛声声,还有那令人陶醉流连的绚丽晚霞。每当夕阳西下的那一刻,是观赏晚霞的最佳时刻。从我家阳台往西北方向看去,只见金黄色的晚霞霞光万道,耀眼夺目。这时泗洲岛尾部与长洲岛头部相对的河道,全部被沐浴在斑斓的色彩之中,美极了;散落在河道上那高低不一,大小不同的嶙峋礁石,形态各异,像剑戟、像竹笋、像浮出在水面上的水牛脊背,形象逼真,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令人叹止。在夕阳的映衬下黄澄澄金灿灿的,令人目不暇接,如同一幅天然的水墨画。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,这幅水墨画的色彩也由浓变淡、由光变墨的变换着,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 我曾多次萌发要到晚霞染红的那段河面,实地去观赏。于是我老是缠着当水手的父亲带我上船。经不住我多次缠绕,父亲终于把我带到了船上。这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竟倒抽一口冷气,惊出一身的冷汗。那常被晚霞染罩的地方,竟是如此的险要,那些暗礁怪石竟如此的丑怪狰狞,那段航道水流湍急,只容得一条大船通过似的,所以不管上航或下航的船只都要提前鸣笛,向其他船只打招呼,船只通过时掌舵的、开发动机的要小心应对密切配合,稍不小心定会撞上礁石,不堪设想。

    坐船回家后,我闷闷不乐地问父亲:“如此险要的航道,上下航的船只多危险啊!”父亲安慰我说:“你说得不错,这是千里西江航道中最险要的航道,但只要小心操作,船只就会顺利通过,极少会发生事故的,因为我们有梧州龙母娘娘的庇护。”父亲说完后亲切地拉着我的手,拍拍我的肩膀,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这段航道的神奇传说。

    相传很久以前,盛产杉木的广西,每年都砍伐有大批粗大笔直的长长的杉木去皮晾干后,用软藤或竹篾将一排排的杉木扎好,然后一排连一排固定好,并连接起来约60~70米长的杉木排,还在木排的前后分别搭起小蓬棚,供放排人沿河停泊和遮风挡雨及休息用。前有摆向浆,后有掌舵浆,在做足一切功夫后,便将长长的木排放到江上,让其顺水流到广东销售。这一排排的木排成为西江河道上的一道风景,上下航的船只每次碰上木排筏,都会小心翼翼地闪避。这些木排的每条杉木都用黑墨写上或用刀在杉木头标刻有“桂”字标记及编号,每次交易完毕放木排的人都会拿着买方付给的杉木货款结伴回来。由于交通不便,往来一次都需要一个半月至两个月才回来。但是有一两回却出现木排神秘消失的事,有一次,上游林区放出的木排三四个月尚杳无音信,便派专人沿河到广东各地查询,对方都说没有收到。更奇怪的是连放排的人也没有回来,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,再没有人敢去放木排。直到第二年夏天当地一名商贾带着仆人从湖南回来,说起洞庭湖冒出一排排标有“桂”字标记木排的怪事。这时,木排主人才知道离奇失踪的木排竟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湖广地带,但怎么也想不明白木排是如何出现在洞庭湖的。于是人们就怀疑西江与洞庭湖底是否有个相通的地下河洞,那离奇失踪的木排是不是被地下河吸进去的?梧州龙母娘娘听到议论后,就去一探究竟,果然发现在泗洲岛尾部的河道深处有一个洞,地下河顺着这个洞,一直流到洞庭湖内。

    龙母娘娘决定堵洞除害,让百姓和过往船只平安。龙母娘娘发动龙子龙孙运来补洞之料将洞口堵住,刚把洞口堵好,刹那间整个江面狂风骤起,飞沙走石。那些补洞剩余的零星碎料被狂风吹散落在洞口附近的河面上,一下子变成大小不一的嶙峋怪石,河水顿时湍急起来。龙母娘娘见状大吃一惊,马上叫龙子龙孙们找来工具,将那些暗礁怪石凿开打碎。说来也怪,这些怪石像是着了魔似的过一段时间便又重新长成原形。而这里恰恰又是西江主航道的“咽喉”,龙母娘娘非常担心过往船只的安全,便在泗洲岛尾部处建起龙母庙,端坐在门口,保护着过往船只的安全。说来也怪,那些暗礁怪石也惧怕龙母娘娘,不敢为祸过往船只,这个险要的航道一直平安无事。附近的广大百姓和过往的船民大为感动,船只凡是经过泗洲龙母庙时都会鸣笛三声向龙母娘娘致敬。

    听完父亲讲的神奇故事,我深为感动,每当我站在家里楼台往西北方向看去,凝视美丽晚霞的时候,仿佛见到龙母娘娘在金灿灿的晚霞中,庇护着过往的船只。

    令百姓庆幸的是,2003年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长洲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启动,2007年建成并投入发电,并建成有世界上通航能力最大的内河船闸。原来那段布满怪石暗礁的险要航道,统统被压在水利枢纽大坝底下,上航下航的船只便可平安快捷通过,美丽的西江也成为令世人瞩目的黄金水道。

    看!夕阳映照在长洲水利枢纽的拦河大坝和耸立着的发电厂房上,美轮美奂,灿烂辉煌,如同人间仙境。我爱你,西江的晚霞。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桂风网微信、微博,获取更多新闻资讯。